美媒中国已控制住疫情社会活动正逐渐恢复

美媒:中国已控制住疫情 社会活动正逐渐恢复

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10月5日报道,高盛首席亚洲经济学家蒂尔顿当天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由于成功地遏制了新冠肺炎疫情,亚洲在经济复苏方面世界其他地区相比,处于有利的地位。他还特别指出,得益于已控制住疫情,中国各项社会活动正在逐渐恢复。

如果之后其他航空公司都效仿拒载抑郁患者,无疑会让本就痛苦的抑郁人群加重病耻感和边缘感,偏见和区别化对待可能会加重他们的厌世情绪。甚至由于担忧被发现病情,他们可能更抗拒接受诊疗,这也会让抑郁患者的康复难上加难。

人类的悲欢虽然并不相通,但每个人都可能会遇到过不去的坎,我们不能保证自己就不会出现相应的问题。对抑郁患者,应该多一份尊重。

蒂尔顿当天在接受采访时说,考虑到疫情在印度和东南亚部分地区之外的大部分亚洲地区得到了良好的控制,认为亚洲目前相比全球其他主要地区而言,处于有利的位置。

此外,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当地时间5日报道了中国国庆节期间,各地人员出行和举行庆祝活动的情况。报道指出,在8天的假期中,中国全国预计有6亿人次通过乘坐汽车、飞机和火车的方式出行。

上述事件中的乘客称他们预约的是南京脑科医院的专家门诊,一旦错过就要再等半个多月。南京脑科医院是全国诊治抑郁症比较权威的医院之一,各地抑郁症患者或慕名或被迫而来,很难挂到号。最后,被拒绝登机的两人连夜改乘高铁赶到了南京。如果航空公司的拒载导致她失去了一次宝贵的诊治机会,倘若发生患者病情加重等后果,航空公司的决定是否过于冷血?

高盛首席亚洲经济学家 蒂尔顿:由于中国很好地控制住了,新冠病毒的蔓延和传播,我们也看到在中国的各项社会活动正在恢复。

有其他航空公司的客服人员对媒体表示,公司对于抑郁症患者乘机没有特别的规定。还有航空公司称,抑郁症患者只需要自行询问医生是否可乘坐飞机,航空公司对此不会进行限制。

据媒体报道,当事人回忆,过安检后,因其女友出现双手颤抖症状,春秋航空公司一员工在登机口对他们进行询问,当事人解释是服用药物出现的副作用。航空公司员工要求出示诊断书和过往乘坐航班证明,但证明提供后,相关工作人员以“乘客有精神类疾病情绪激动”为由拒绝其登机。

在能控制其行为的前提下,抑郁患者应该有乘飞机的权利,对乘机就医这一诉求,应该多一点人性化温情。在询问相关情况时,更应该尊重患者的隐私,避免刺激患者的情绪。

当前,抑郁症已经成为越来越严重的困扰人群的疾病。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球有逾3亿人罹患抑郁症,其中中国有5400万患者,发病率和自杀率也居高不下。然而,只有不到10%的确诊为抑郁症的患者会接受治疗。个中原因,与医疗水平和认知程度受限有关,也与抑郁症患者的病耻感,担心会遭到偏见与歧视有关。

蒂尔顿还说,从近期的采购经理人指数来看,仍对2021年世界经济的复苏持乐观的态度。

中国民用航空总局发布的《中国民用航空旅客、行李国内运输规则》,第34条规定显示,传染病患者、精神病患者或健康情况可能危及自身或影响其他旅客安全的旅客,承运人不予承运。但相较于其他精神类疾病,抑郁症又有些特殊,它既是生理疾病,又是心理疾病。更多表现为悲观消沉现象,严重者会有自杀倾向,伤害的是自己而非他人。在医院,大都划为医学心理科。

并不奢求人人都能理解抑郁患者的痛苦,但在面对一个亟需诊治的患者时,不妨多一点温情或同理心。但据报道,当事人称,航空公司工作人员多次对患者使用“怎么证明自己抑郁”“为什么会抑郁”等话语,最终拒绝其登机。这些本来就是抑郁患者讳莫如深甚至自己都不明朗的问题,也超越了一个工作人员的专业范畴。如此反复诘问,无疑会刺激到本就敏感脆弱的患者情绪。

近日,有网友发帖称,10月13日,他准备带其患有抑郁症的女友乘飞机前往南京就医时,遭到了春秋航空公司的拒载。

春秋航空公司拒载患者可能出于对旅客本人健康和其他旅客飞行安全的考虑,但该患者有男友陪护,且愿意接受治疗。以可能出现的风险阻断一个患者的求医之路,未免有些不近人情。有人认为,如果患者在飞机上抑郁发作可能会影响其他乘客,但抑郁通常不会产生攻击倾向。虽然维护大多数人的利益是通则,但少数人的利益也应该被尊重,而非被区别化边缘化。